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本網訊(文/鳴淵)“稅務局是具有國家行政執法權力和國家行政管理權力的行政機構”其行政權力包括“承擔組織實施中央稅、共享稅及法律法規規定的基金費的征收管理責任,力爭稅款應收盡收。”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(現為國家稅務局遼陽市遼陽縣稅務局)作為基層的國家權力執法機構理應公證執法,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呢?我們來看看當事人民群眾說的什么?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  今天我們故事的當事人叫溫榮源,戶籍所在地遼寧省遼陽市首山鎮人,現居住在四川省冕寧縣。據溫榮源說,他是被遼陽縣地稅局逼得無家可歸,如今是“走投無路欲訴無門!”

  話還得從一紙有關遼陽縣萬凱峰礦業有限公司《股權轉讓協議書》說起。據溫榮源說:“我(一下均指溫榮源)與常某于2012年6月1日,簽訂有關有關遼陽縣萬凱峰礦業有限公司《股權轉讓協議書》,我(甲方)以2.6億元的對價將該公司46%的股權轉讓給常浩(乙方),并在協議書中明確約定:該股權轉讓價款為稅后價值,因股權轉讓所涉及的個人所得稅、營業稅等所繳稅款均由乙方和天駿公司(天駿公司為常某關聯方)承擔和繳納。轉讓價款2.6億元已支付完畢。”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  溫榮源查法律法規,《個人所得稅法》第九條:“個人所得稅以所得人為納稅人,以支付所得的單位或者個人為扣繳義務人。”第十二條:“納稅人取得利息、股息、紅利所得、財產租賃所得。財產轉讓所得和偶然所得,按月或者按次計算個人所得稅,有扣繳義務人的,由扣繳義務人按月或者按次代扣代繳。”第十四條:“扣繳義務人每月或者每次預扣、代扣的稅款,應當在次月十五日內納入國庫,并向稅務機關報送扣繳個人所得稅申報表。”

  就這樣一個的因民事合同產生的稅費問題,溫榮源與常某所簽署《股權轉讓協議書》中明確約定:“該股權轉讓價款為稅后價值,因股權轉讓所涉及的個人所得稅、營業稅等所繳稅款均由乙方和天駿公司(天駿公司為常某關聯方)承擔和繳納”《個人所得稅法》法定常某作為扣繳義務人的巨額稅款案件,遼陽市地方稅務局不按《個人所得稅法》第九條、第十二條、第十四條等法律法規辦理,分別于2014年5月8日向當事人溫榮源下達遼縣地稅限改[2104]0520號《遼陽縣地方稅務局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》、2017年4月7日向當事人溫榮源下達遼縣地稅限改[2017]0401號《遼陽縣地方稅務局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》、2017年5月12日向當事人溫榮源下達遼縣地稅限改[2017]0501號《遼陽縣地方稅務局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》,均要求溫榮源依法限期繳納個人所得稅共計5156、20萬元。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  溫榮源說,他在遼寧縣地方稅務局“稅務人員的威逼、哄騙下”已經繳納1500萬元,遼寧縣地方稅務局繼續追繳余下的3656、20萬元。當事人溫榮源依法“向遼陽縣地方稅務局提出行政復議申請,在辦理納稅擔保財產抵押登記時,稅務局不配合,相關部門不予辦理。”“8月15日,遼陽縣地稅局出具《不予受理行政復議申請決定書》”

  難道溫榮源《股權轉讓協議書》巨額稅費一案的另一方常某消失了嗎?答案是常某沒有消失。據溫榮源說,事件發生五年來,遼陽縣地方稅務局并未向常某發過相關催收繳納稅款的《通知書》,因溫榮源和常某所簽署《股權轉讓協議書》產生的“印花稅13萬元和已代扣代收的個人所得稅上億元、罰款2600萬元分文未交,也未依法移送公安機關,追究刑事責任。”《刑法》第二百零一條“納稅人采取欺騙、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。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繳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的,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,并處罰金;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繳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,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處罰金,扣繳義務人采取前款手段,不繳或者少繳已扣、已收稅款,數額較大的,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。”

  常某簽約不盡責,違反國家法律法規,遼陽縣地方稅務局為何會于國家法律而不顧放他一馬呢?有據知情透露,遼陽縣地方稅務局給常某采取郵寄送達和留置送達均無法奏效,在該局請示上級稅務局是否公告送達時,上級地稅局一領導稱“根據稅務總局意見,以法律文書公告送達容易引發輿情,不利于改革穩定,建議采取其它方式送達法律文書”的精神辦理。如此遼陽地稅局的做法有失偏頗,值得回味!好比是跑了法定代扣代繳人常某,劫了按照協議履約的溫榮源做替身,簡直是既荒唐又可笑。群眾都懷疑遼陽地稅局的所作所為是在保護此案違法嫌疑人常某,懷疑遼陽地稅局是常某的保護傘。

  面對一個案理清晰,被執法主體明確,本該依法執行的巨額稅費案件,遼陽地稅局方面為何會出現如此荒唐的結局呢?這和遼陽地稅局系統某些領導平時所作所為是分不開的。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  群眾還說,遼陽縣地稅局長王某某,多次在不同場合酒桌上公開宣稱,“我為了當上XX,給某某30萬元、某某20萬元,是花了大價錢的,我必須撈回來。”高某某、王某、項某等群眾都聽過。

  遼陽縣地稅局長王某某曾經因大操大辦其女兒的婚禮,收受巨額禮金,違反八項規定大吃大喝,被紀檢監察機關處理過。

  2016年4月。遼陽縣地稅局長王某某利用職務便利,通過原寒嶺分局宋某某(為了保護知情群眾及其隱私,宋某某的電話在此省略),向遼陽市XX選礦廠以借款名義索要巨額錢財,為在北京工作的女兒買房。

  遼陽縣地稅局長王某某與轄區企業做生意,強買強賣。在劉二堡興宇型鋼公司對面低價租賃場地囤積錳鐵,利用職務之便向企業施加壓力,將錳鐵賣給遼陽市某軋鋼廠、某某鋼鐵公司等,從中漁利。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  遼陽稅務局個別人的種種作為,被知情群眾嗤之以鼻。為了給國家挽回稅收損失,維護司法權威和納稅人合法權益,筆者還請遼陽稅務局方面積極作為,積極響應黨中央關于“優化營商環境,各級政府要堅決支持民營企業的發展”重要精神,依法嚴懲溫榮源《股權轉讓協議書》巨額稅費一案中的常某巨額偷稅漏稅的違法行為,建設法制中國和法治社會。筆者再請遼陽稅務局方面從自身抓起,在群眾中豎立黨和政府的光輝形象,不要再被人民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

  時至今日,當事人溫榮源仍在遠離家鄉的四川大涼山,他何時能夠大大方方的回到自己久別的故鄉呢?我們拭目以待!

遼陽市遼陽縣地稅局為何被群眾懷疑為“黑惡勢力保護傘”?


本文來自大新聞網,由大新聞網編輯人員整理上傳,請勿轉載!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uflrsy.tw
聲明: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大新聞網系信息發布平臺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。

瀏覽過本文章的用戶還瀏覽過
加拿大28微信投注群